廚房裡的人類學家 Anthropologist in the Kitchen

關於部落格
  • 4896495

    累積人氣

  • 1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食客的節食計劃

(原文刊登於中國版Elle雜誌四月號)  
 
從小到大我的身材一直屬於乾癟型,由於常年熬夜與神經緊繃,加上重度嗜辣和暴飲暴食導致腸胃受損消化不良,一直給人一種吃不胖的印象。這狀況在我生了孩子之後開始扭轉,首先是孕期囤積的脂肪難以消除,再加上月子期間被迫進補和靜養,不吃辣不喝咖啡,多年不適的腸胃竟然給養好了。從此有吃必有吸收,不只衣帶日漸緊繃,双下巴和圓圓臉擠得眼睛都變小了。
           
難為的是,身為廚師和飲食作家,「吃」不只是我生活樂趣的來源,更可說是自我價值和身份認同的起點。看看坊間的健康節食菜譜,要不就減油少鹽,走清心寡慾路線,要不就低糖無澱粉,剝奪人類對麵飯甜食的基礎渴望。這與我引以為傲的食客精神背道而馳,不僅難以實踐,簡直就像是要求武林大俠自廢武功一般,從此豈不只能隱姓埋名,慘淡終日?


 
由於身材和自我認同都很重要,我決定實驗自創節食法,用自己最能接受,最可行的方式減肥瘦身。我的原則很簡單:不放棄任何想吃的東西,但除了真正想吃的食物之外,其他一律盡可能不碰。   

也就是說,我過往「大肚能容」的豪邁風格以及從小奉為金科玉律的勤儉美德-「飯菜一定吃光光」, 從此不再適用。那些盤底的肉末菜渣、多出來的幾口飯、西餐盤裡大把的薯條 如果可有可無,我告訴自己棄之並不可惜。外食時若發現某些點了上桌的菜並不好吃,沒有必要因為已經點了就勉強把它吃掉,因為花了錢又沒能滿足口腹之慾,徒增卡路里,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拒絕在無意識的狀態下抓吃零食,力求隨時清醒的注意自己到底想吃什麼,吃飽了沒有,而一旦吃的舒服了就適可而止,因為這時如果繼續多吃,不只容易變胖,滿足指數也會下降。如何在有限的胃口裡得到最大的滿足,是我這一年多來實踐節食計畫的最高指導原則。 

我發現當味覺獲得充分滿足時,適可而止其實沒有想像的那麼難。身為職業吃貨,如何把每一道菜的味道發揮到極致一直是我關注的重點。美食對我而言從來就不需珍稀名貴,但材料必須新鮮,火侯調味必須做足,於是該鹹的鹹,該甜的甜,該炸得酥脆的油不能少。為此,節食期間我在家做菜和出門吃飯都不特別避諱高熱量的菜色,唯獨份量不能多,且務必見好就收。反之如果為了健康瘦身而拼命減鹽減糖少油,最後食不知味,反而容易因欲求不滿而在夜深人靜時偷吃巧克力糖和洋芋片,飽受罪惡感侵蝕,自暴自棄。

一年多來,我的小腹雖然還有待加強,雙下巴卻明顯消下去了,體重也已回歸正常。另外欣喜的是,由於養成了隨時詢問自己真正想吃什麼的習慣,我節制了許多不必要的開銷,更學會聆聽自己身體的需求。比方有時中午和朋友聚會吃的比較飽,那麼晚上喝碗湯就好了,沒有必要因為是用餐時間,就非規規矩矩的吃一餐飯。真心想吃肉的時候就吃肉,只想啃黃瓜就只啃黃瓜。如果肚子不太餓但口舌渴望麻辣的香味,那麼就意思意思燙二兩麵條加青菜,配醬醋紅油過個癮吧!我發現只要跟著身體自然的需求和韻律走,不但不容易過度進食,消化和睡眠品質都有所改進,而且由於吃的不多,買有機蔬果和散養禽畜也不必心疼傷荷包,對一己健康與環境生態都有所助益。

比起以往那種爲省而吃,爲貪而吃,爲人情而吃,為吃而吃的隨意揮霍,我現在只求吃的舒服,少了那些其實本來就不太想要的大魚大肉與連帶的胃脹肚疼滯殆疲累,以至近來雖然帶孩子帶的很累,人人反倒都說我氣色比以前好了許多。這套舒服至上的節食原則當然不適合每個人(比如有心臟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的患者就必須分別注意脂肪和澱粉糖分的攝取),但對於那些身體機能基本正常,唯規律失調,過度囤積,新陳代謝開始減緩的初期體重失控者來說,隨時留心自己真正想吃什麼,吃舒服了就停,應該遠比計算卡路里來的愉快可行吧?身為無美食毋寧死的吃貨,「重質不重量」是我維持身材的有力準則,在此與大家分享共勉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